top
王伟光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作者:王伟光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11期 时间:2021.04.16

  正当我们凯歌行进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康庄大道之时,有人乘我们实行改革开放之机,掀起了一股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干扰发展,居心叵测,对此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醒,认清其本质与真实意图,及时扫除思想垃圾和理论障碍,坚定“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坚定不移地走我们该走的路。

  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就是历史唯心主义,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典型表现,极具欺骗性、迷惑性和杀伤性它以所谓“反思历史”“还原历史”“重新评价”为名,歪曲“解放思想”的真意,歪曲中国历史、世界历史、中国近代革命史、社会主义发展史、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中国共产党党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抹黑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当今一切英雄模范、历史上一切进步人物和民族英雄,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世界革命、否定历史上一切具有进步意义的革命,以达到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人民民主专政、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复辟资本主义的目的。

  历史虚无主义在我国演绎出一场又一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丑剧。在纠正“文化大革命”“左”的错误的思想认识过程中,有极少数人一路向右,发展到“纠正”科学社会主义,认为我国不该过早地搞社会主义,而应该让资本主义充分发展,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否定唯物史观和科学社会主义。在总结中国革命经验教训的思想认识过程中,有极少数人一路向右,发展到妖魔化中国共产党、诋毁新中国的伟大成就;全盘否定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丑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历史,贬损和否定近现代中国一切进步的、革命的运动,全盘否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来源、内涵及其现实价值,否定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刻意渲染极少数中国人的不文明、不道德的言行,否定五千年中华文明。在总结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失败教训的思想认识进程中,有极少数人一路向右,发展到否定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否定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道路,否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信念,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否定唯物史观的指导地位……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不仅表现在史学领域,还蔓延到文学、艺术和影视作品中,潜入文化、教育、哲学社会科学、道德风俗乃至人们的日常生活等领域,兴风作浪、推波助澜,唯恐天下不乱。这股历史虚无主义的逆潮几乎是无孔不入、无缝不钻。在课本、影视节目、讲坛论坛、文学作品、少儿读物、学校课堂、各类展陈、互联网等一切可以施加影响的地方,他们都拼命地贩卖私货,打击正确、向上、积极的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在思想文化领域大打出手,出现了一批“无良公知”“网络大咖”“专家名人”,他们罔顾事实、胡说八道、毒害人民。

  历史虚无主义一个共同的表现,就是贬损和否定中国近现代以来的革命,诋毁和嘲弄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进行的反帝反封建斗争。抬高洋务运动,贬低戊戌变法;抬高清廷的所谓“新政”,贬抑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否定和诋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以“重新评价”和历史假设达到否定革命进而否定中国共产党、否定人民战争和社会主义道路的目的。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打着“学术公正”“不偏不倚”“不左不右”“尊重史实”的招牌,以“学术研究”的面目出现,在“重写历史”的名义下,做翻案文章,设置“理论陷阱”。他们在歪曲历史的同时,声称是在进行“理性的思考”,实现“研究范式”的转换。而他们提出的所谓“范式转换”,并不是真正的“解放思想”“理论创新”,而是违背历史事实的主观臆断。他们主张用“现代化史观”取代“革命史观”,把革命同现代化对立起来,借以否定革命斗争。革命并不是同现代化相对立的,而是实现现代化最重要、最强劲的推动力量。如果没有革命为现代化创造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前提条件,中国的现代化就永无实现之日。毛泽东指出:“在一个半殖民地的、半封建的、分裂的中国里,要想发展工业,建设国防,福利人民,求得国家的富强,多少年来多少人做过这种梦,但是一概幻灭了。”“正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束缚了中国人民的生产力,不破坏它们,中国就不能发展和进步,中国就有灭亡的危险……革命是干什么呢?就是要冲破这个压力,解放中国人民的生产力,解放中国人民,使他们得到自由。”这是近代中国历史证明了的真理。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这股历史虚无主义妖风有着明确的政治诉求,他们坚决反对四项基本原则这一立国之本,力图扭转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发展方向,把中国纳入到西方资本主义体系中去。其根本目的就是取消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反对人民民主专政,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偏离社会主义道路,以达到西化、私有化和资本主义化的目的。 

  历史虚无主义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死敌。为了达到虚无历史、虚无革命、虚无英雄、虚无领袖、虚无共产党、虚无社会主义、虚无马克思主义的目的,他们要彻底推翻历史唯物主义的正确观点,全面否定历史唯物主义。  

  在立场上,他们不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而是站在反人民的立场上,彻底地反对历史唯物主义所坚持的人民立场。在阶级社会,人民的立场不是空的、不是虚的,不是无阶级的,而是无产阶级的阶级立场。是站在被压迫、被剥削阶级即广大人民的立场上,还是站在剥削阶级少数人的立场上,为谁发声,代表谁的利益,这是个根本问题。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政党,代表工人阶级和最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反对中国共产党就是反对人民、反对工人阶级。历史虚无主义攻击的矛头始终对准代表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利益的共产党,立场完全站错了。反对中国共产党,必定反对工人阶级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马克思主义,反对主张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反对对敌人实行专政、对人民实行最广泛民主的人民民主专政。历史虚无主义不代表人民,是代表站在人民对立面的人民公敌。凡是历史上的一切奴隶起义、农民造反、工人革命,他们一概反对。对正面人物一概否定、对反面人物一概肯定,这是由他们所持的立场决定的。

  在科学历史观的真理上,他们不是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真理的一面,而是站在真理的对立面。凡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真理,他们都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之所以向我们疯狂地发动进攻,是因为他们要釜底抽薪,要把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一点点地像抽丝剥茧似的剥得干干净净,把唯物史观最重要的观点彻底阉割、完全抽净。历史虚无主义攻击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集中表现,就是否定唯物史观的关键性核心观点,如果把这些核心观点阉割出去,唯物史观就不能称为唯物史观了。譬如,否定唯物史观关于社会形态演变一般规律的原理,反对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经社会主义社会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的“五种社会形态”学说,用皇权更替史、个人奋斗史代替社会形态演变史,以达到消解唯物史观的目的,从而抽掉社会主义必然战胜资本主义、共产主义一定要实现的共产党人的理念与信念;否定阶级、阶级斗争原理,反对社会革命学说,用“文明冲突”“文化冲突”“种族对立”“宗教分歧”代替阶级分野,不讲阶级分析,以阶层划分代替阶级划分、阶级差别和阶级矛盾,从而抵消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伟大斗争;否定国家、民主的阶级性原理,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用“普世价值”“宪政民主”“民主社会主义”“西式民主”代替社会主义革命和人民民主专政;否定社会矛盾和社会基本矛盾运动原理,只讲和谐、不讲矛盾,只讲中庸、不讲斗争,既看不到生产力的根本作用、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定作用,又看不到生产关系对生产力、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否定意识形态的阶级性和斗争性,一味“去政治化”“淡化意识形态”,妄图和平演变社会主义;否定人民是历史真正创造者的观点,无视人民的伟大历史作用,无限夸大历史人物在历史上的作用,把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作为历史的中心人物,甚至把历史上一些反面人物打扮成改变历史的英雄,从而否定人民的历史地位,反对党的群众路线,反对以人民利益为根本利益、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我们党的根本方针;等等。

  历史虚无主义是当前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面临的最重大的挑战。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出现和蔓延的理论根源,就在于放弃唯物史观的指导,陷入唯心史观的陷阱历史虚无主义抽去唯物史观的核心观点,特别是生产的观点、阶级的观点和群众的观点,站在反人民的立场,用错误世界观去观察历史,用唯心史观去解释历史,完全把历史头脚倒立起来,不分是非、颠倒黑白。历史虚无主义的必然走向就是现实虚无主义。

  在分析方法上,历史虚无主义完全是历史唯心主义的分析方法。其违背唯物、全面、客观、一切从历史事实出发的历史研究方法,从主观臆想、假设、猜测出发,以偏概全,用一些片面的、个别的、零散的、枝节的所谓“史料”轻易地推翻普遍的历史规律和已有的定论,大做翻案文章,并当作“创新成果”向人们兜售。翻案文章历来有人做,翻案并不一定就是坏事,关键要看其是否合乎历史的整体的真实。西子湖畔岳飞墓前有一副名联:“忠奸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辨伪真”,做的也是翻案文章。扶正压邪,涤浊扬清,是正直的史学工作者的史德良知。然而,今天却有人热衷于美化、拔高像慈禧、琦善、汪精卫这样的反面人物,而对林则徐、谭嗣同、孙中山等则加以非难、贬低。这样的翻案,唯物史观断难接受。历史虚无主义用错误的方法分析认识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背离社会形态发展一般规律,背离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总线索分析历史。在历史虚无主义者的笔下,历史成为“任人随意打扮的小姑娘”。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意识形态领域的一场殊死斗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旗帜鲜明地带领全党、全国人民开展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伟大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阶段性胜利,形势大为好转,但这并不意味着历史虚无主义就偃旗息鼓、挂免战牌,宣布投降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战斗远未结束,伟大斗争必须继续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是一场长期的、艰巨的、也会出现反复的斗争。“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我们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开展伟大斗争,拿起历史唯物主义的武器,把历史虚无主义彻底打扫干净。

  要彻底战胜历史虚无主义,必须拿起唯物主义历史观这把利器,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立场上,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剖析、揭露、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把历史虚无主义彻底击败。当病毒、细菌侵入人的肌体、毒害人的器官、吞噬人的生命时,战胜病毒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增强人自身的免疫力,让身体内部产生对抗病毒的抗体。而战胜历史虚无主义的抗体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免疫力来自唯物史观。历史虚无主义能够乘虚而入、大肆对我们发动进攻的原因在于有些人失去了抗体,丢掉了唯物史观这一最有力的武器。

  要彻底战胜历史虚无主义,必须坚持唯物主义历史观,拨乱反正,把被抛到一边的唯物史观的正确观点恢复起来、坚持下去。这项工作做起来难度比较大。一些历史唯物主义重要观点,如“五种社会形态”的观点、阶级的观点、无产阶级专政的观点、意识形态观点、社会矛盾的观点、社会革命的观点、伟大斗争的观点等,在有的宣传媒体、出版物、展陈馆、互联网,甚至教科书上都销声匿迹了。譬如,阶级和阶级分析的观点,国家、意识形态阶级性的观点等,在一些马克思主义理论教材中都不见了。可见,坚持和恢复正确的东西是需要斗争的。如果不坚持和发展唯物史观,就不能彻底战胜历史虚无主义。正如列宁所说的:“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同平庸的小资产者(以及大资产者)之间的最深刻的区别就在这里。必须用这块试金石来检验是否真正理解和承认马克思主义。”拨乱反正,恢复唯物史观的真正面貌,让干部群众掌握唯物史观,这是一场战胜历史虚无主义的艰巨战斗。如果不从理论上战胜历史虚无主义,让历史虚无主义长驱直入,占领一切思想舆论阵地,那么亡党亡国就是必然的了。

  我们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和党的史学工作者,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绝不能放任自流,要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与之开展坚决斗争,消除恶劣影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我们当前重要的战斗任务,也是我们理论和史学工作者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此文是王伟光《历史唯物主义是我党的理论指南  是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的灵魂和精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重要讲话精神》的第四部分,原载《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11期)

原文链接

分  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