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唐朝墩古城遗址见证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交融
作者:王瑟 来源:光明日报客户端 时间:2021.10.12

  中国人民大学和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组成的考古队,仅仅用了四年时间,就在一座始建于唐贞观十四年,即公元640年建成的古城里,发现了众多令人惊喜的遗存。

  古城中央略偏北是座佛寺遗址。佛寺遗址坐西朝东,前殿后塔式,十分雄伟。离佛寺不远正北方向,几乎与佛寺并列处,出现一座景教寺院(又称东方叙利亚基督教)。景教寺院坐东朝西,残壁和塌毁的堆积中散布着众多的壁画。而在古城东北方向,是一座规模宏大,设施齐全的蒙元时期的浴场遗址,呈现出的是古罗马的风格。在靠近佛寺遗址略偏西北的地方,则是一处唐代院落遗址。

  不大古城里,竟然有如此多的遗址和遗物,令人惊喜的同时,也鲜明地告诉大家,这座古城是丝绸之路新北道上的交通枢纽,呈现出唐代至元代期间,这里繁盛的社会经济和文化景象。这为考察丝绸之路东西交流,乃至当地多民族大一统格局形成和发展历程提供了坚实而生动的实物材料。

  这座古城就是位于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奇台县境内的唐朝墩遗址。10月9日至10日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同意,来自北京大学、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山大学、中央民族大学、西北大学、新疆文博院和新疆社科院等高校与专业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齐聚奇台县,对唐朝墩的发现,进行专家现场论证会。讨论唐朝墩古城遗址合理可行的保护方案,推进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设想,并制定后续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的规划。

  唐朝墩的惊喜 

  行进在奇台县城内,城内东北部一片高高的黄土高台,当地人称之为“唐朝墩”。古城东邻水磨河,西、南、北三面紧邻县城居民区,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但高高的残墙,仍能让人感受到岁月的痕迹。

  史料记载,“唐朝墩”得名始于清代,是因为在这处遗址北墙中部有个规模庞大的敌台。1962年,这里被列为新疆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7年被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8年起,中国人民大学和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合作,开始对唐朝墩古城遗址进行主动性考古发掘。

  考古工作者2018年初步探明了古城城址总体布局、城墙构筑方式、年代序列、地层堆积和文化面貌,并发现和清理了1处浴场遗址的主体部分。

  2019年完成了浴场遗址的发掘,发现并清理1处唐代院落遗址的东部,同时清理了东墙门址,基本摸清了城址的形制结构,加深了对城内遗存文化面貌的认识,并初步梳理出当地唐代至元代陶器演变序列。

  2020年确认一处坐西朝东前殿后塔式佛寺遗址,佛寺遗址内部分墙面绘有壁画。

  今年,考古工作者在城址北部中心位置,又揭露出一处大型的景教寺院遗存。

  主持此项考古发掘项目的中国人民大学魏坚教授说:”从我们的发掘可以看出,这处景教寺院建筑延续时间较长,历经多次修缮改建。景教寺院本体坐东朝西,布局规整复杂。在这里,我们发现出土了大量彩绘壁画。部分壁画和砖面上保存有包括‘也里可温’在内的回鹘文等文字的题记。同时也发现有多处典型的景教十字架图像,年代应属于高昌回鹘至蒙元时期。“

  让考古工作者感到可喜的是,两处宗教场所,佛寺坐西朝东,景教寺院坐东朝西,还位于古城内几乎并列的位置。这只能说明,当时在古城里,多种宗教并存,多种文化融合,这为研究古城多民族大一统格局提供了丰富的实证资料。

  唐朝墩古城的建立是初唐兴盛的象征,同时也是唐王朝巩固边防的需要。唐朝墩是北庭都护府东路的咽喉要塞,也是丝绸之路北道和长安至碎叶城,乃至地中海岸的国际通道的必经之地。同时,由此向北可与阿尔泰地区相接,向东可直抵蒙古境内,向南翻越天山与交河、高昌故城相通,钳制着准噶尔东部的大部疆土。这里不仅是兵家的必争之地,同时也是沟通驼队物资南来北往运输的重镇。

  唐朝墩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迹象十分明显 

  古城内有唐朝院落,有高昌回鹘至蒙元时期的佛寺,还有同时期的景教寺院,特别是还有同时期的一座规模宏大在浴场,这让我们看到了东西方文化在这里交流交融的痕迹。

  2018年的考古发掘中,考古工作者在位于唐朝墩遗址的东北部,看到这样一番场景:成排的砖砌通道和排水沟。负责考古发掘的中国人民大学讲师任冠介绍,当他们看到整个场景后立即认定,这是一座规模很大的浴场。

  300平方米的浴场,有较清晰的火道、烟道、支撑柱、灶址、水井、排水沟等结构。浴场整体结构由中心部位的砖砌主体建筑、东侧相接的土坯建筑和北侧中心的灶址及左右两端的水井等相关遗迹构成。浴场内部以砖墙分隔,按方位可划分为9个区域:中心区域为八边形,其余8个区域两两对称,平面均近方形。外围墙体四壁向上共开5个出烟口,其中西壁中部和北侧各1个,其余3壁各1个。

  浴场遗址为半地穴式结构,由上下两层建筑空间构成。下层基础部分位于原地表之下,为烟道和供热的基础建筑空间。上层建筑基本位于原地表之上,为浴场使用的活动空间。

  魏坚教授说:“这种下层以砖砌支撑柱为支架,将建筑分为上下两个封闭空间的建筑方式,在古罗马时期的《建筑十书》中称之为‘挑空式地板’。即利用支撑柱构建浴场的地下供热系统,在使用时炉灶燃烧的烟火可以通过支撑柱之间的烟道在浴场下层流动,形成‘地热’,用以维持浴场上层洗浴空间的温度。”

  在浴场烟道、灶址、水井等多个位置采集了碳十四测年样本,校正后的碳十四测年结果最早为公元890至公元982年,最晚为公元1247至公元1287年。由此,考古工作者判断,唐朝墩遗址始建于公元7世纪上半叶的唐代早期,至14世纪逐渐废弃,主要历经了唐、高昌回鹘和蒙元等3个时期。根据层位关系和出土遗物,考古工作者确定,唐朝墩浴场遗址最初营建于高昌回鹘时期,至蒙元时期曾被改建沿用。

  西方的浴场建筑最早出现在古希腊,至公元前1世纪的罗马共和时期,已在地中海沿岸地区普遍分布。从地中海沿岸到天山北麓,罗马式浴场在自西向东传播的过程中,整体风格存在较为明显的演变:浴场功能趋于单一,结构更为紧凑,建筑和装饰融合了各地域自身的文化传统,呈现出从大型的贵族式的公共浴场向小型的平民式的公共浴场的转变。

  魏坚说:“唐朝墩浴场遗址反映了东西方建筑传统和技艺在丝绸之路上的交融与创新。由于唐朝墩遗址地处欧亚草原内陆地区,夏季炎热,多大风天气,冬季寒冷,无霜期较短,在这种气候条件下,建设公共浴场就显得合乎情理:一方面可满足城市居民日常清洁的需要,另一方面也可供往来旅人沐浴休憩。从中我们也看出,高昌回鹘至蒙元时期,这里的人们对洗浴有多热爱。”

  而洗浴往往与宗教活动息息相关。中原地区佛寺中也常建有浴室并面向民众开放。因此,唐朝墩浴场遗址也可能与宗教活动存在一定的关联。

  从一个浴池,我们更多的是看到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融合。这正是唐朝墩遗址浴场发现的最大意义。

  唐朝墩考古发掘还有许多秘密 

  四年的考古发掘,让我们看到了唐朝墩古城遗址隐藏的秘密,但更多的秘密仍然不为人知。毕竟四年的考古发掘仅仅揭开了唐朝墩古城遗址冰山的一角,更多更大面积的考古发掘还没有进行。即使是现有的考古发掘,也有许多尚未解开的秘密。

  通过对唐朝墩古城遗址的考古发掘,考古工作者明确了唐朝墩古城遗址始建为唐代庭州蒲类县。结合对周边遗址的调查,从宏观和微观层面大家探讨了唐代天山北麓军政体系的时空框架,基本完成了“考古中国——国家管理与文化认同考古研究——新疆汉唐西域军政建置体系考古”总课题的既定目标。

  西北大学周伟强教授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景教寺院里发现的壁画保存现状较差,地仗层损毁,急需加大保护力度与措施。要在考古发掘的同时,就考虑到今后展示的需要,立即启动壁画保护修复团队,编制壁画保护方案,为后期展示利用奠定基础。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葛承雍研究员认为,发现景教寺院是个最大的惊喜,但我们要注意一点,就是要找到景教寺院是否有回廊连接。而这个景教寺院位于古城中轴线上,这就要考虑寺院与古城的关系问题。要注意主教堂礼拜台的位置,要关注是不是有修道院。从一般的认知上我们知道,有教堂一定有修道院,两者之间的距离不会太远,当然也有可能在古城外。还有关注教堂附近有没有墓葬。因为按照景教的教规,对教堂做出贡献的人物,死后会埋在周边。但不论怎么看,这处景教寺院的发现,说明了当时这里多宗教并存的现实。

  新疆文博院副院长于志勇认为,唐朝墩古城遗址内的考古发现,从目前的发现来看,许多资料还很碎片化,需要再深入地进行研究。比如,佛寺延续的时间,景教寺院延续的时间,浴场延续的时间等等。

  新疆社科院田卫疆研究员认为,要搞清浴场与宗教礼俗的关系。这个浴场是与什么宗教相关联的?是官方的浴场还是大众的浴场,这些问题搞清了,对唐朝墩古城遗址的认识会更加清晰,也更能说明当时这里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并存的问题。

  北京大学荣新江教授认为,从这些考古发现可以看出,这里是唐朝与西域联系的生命线。但我们要搞清,发现的景教寺院是主教区还是分教区,是教堂还是修道院。如此重大的发现,这对促进相关领域的学术研究,以考古发现推进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工作具有显著的价值和意义。我们一定要采取积极的保护措施,让这处遗址成为世界级的文化遗产。

分  享:
中国考古博物馆 (中国历史文化展示中心)
pic_home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