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后冈考古九十年(1931~2021)——以后冈遗址为中心的考古学史
作者:段宏振 来源:“考古黑龙江”微信公众号,原文刊载于《北方文物》2022年第5期 时间:2022.09.26

  内容提要:1931年,后冈遗址首次发掘即成为标尺性的典型遗址。90年来,后冈遗址历经九次发掘,被确认为后冈一期文化和后冈二期文化的命名遗址,同时也是殷墟范围内西北冈王陵区之外最重要的墓葬区。后冈遗址90年的考古史构成了中国考古学探索进程中许多显要而关键的章节。

  后冈位于安阳高楼庄村北,乃洹河南岸一高岗地,因居于村后故名后冈。1931年,考古学家梁思永主持后冈遗址首次发掘,发现了著名的三叠层堆积。自此,后冈遗址成为继仰韶、龙山两处遗址之后,第三处著名的新石器时代标尺性遗址,不仅是后冈一期文化和后冈二期文化的命名遗址,同时也是殷墟遗址范围内发现重要殷代遗存的显要地点,在殷墟考古中亦占据重要位置。

  一、后冈遗址的九次考古发掘

  后冈遗址平面呈不规则椭圆形,冈顶高出今附近地表约4米。1930年,当地村民把后冈叫作高楼庄后的大谷堆。关于遗址的面积,梁思永记述为,后冈作不规则长圆形,南北约长300米,东西宽约220米。其文化遗存的范围,南北长约175、东西宽约130米,面积约为2275万平方米。这一面积范围大概只是包括冈顶及半坡附近地域,未将坡底一带纳入在内。因此,1979年后冈第八次发掘的报告称,后冈南北长约400、东西宽约250米,遗址面积约10万平方米。

  后冈遗址在1931—1991年间先后经过九次考古发掘。其中,1949年以前共计发掘四次,均属于1928—1937年殷墟历年十五次发掘的一部分,分别对应于殷墟发掘的第四、第五、第八、第九次。后冈第一第二次发掘所发现的三叠层堆积,使后冈成为著名的标尺性遗址。后冈第三第四次发掘的殷代大墓,揭开了寻找殷王陵的序幕。1958—1991年,后冈遗址又经历了五次发掘,仰韶和龙山两个时期的文化遗存因面貌独特,分别被命名为后冈一期文化和后冈二期文化。

  后冈第一次发掘,时间在1931年4—5月,由梁思永主持,参加者有吴金鼎、刘燿等。发掘地点在冈顶附近,以顶点为原点向四方发展,开坑25个,面积约216平方米。虽然在1929年发掘小屯时,李济就注意到后冈并欲在此发掘,但后冈首次发掘的直接缘起是前一年城子崖遗址的发掘。1929年冬,殷墟第三次发掘结束后,安阳发掘因故暂停达一年之久。这期间,前中央研究院与山东省合组山东古迹研究会,于1930年秋,在济南龙山镇城子崖发掘黑陶文化遗址。吴金鼎作为城子崖遗址的发现者参加了发掘工作,梁思永虽然未参加此次发掘,但参与了报告的编写工作,可以说,两人对城子崖的材料了然于心。后冈发掘前,梁思永与吴金鼎到遗址勘察,地面采集到很多与城子崖相似的陶片。这应是当时发掘后冈的主要动机之一。李济指出,城子崖的发掘为重新解释过去在殷墟遇到的问题,提供了一些新依据。进一步说,城子崖给研究殷墟问题的人提供一批重要的比较材料,考古组的同仁也由此得到了一种较深刻的认识,“要了解小屯必须兼探四境”,第四第五第六次的安阳发掘很受这个新认识的影响。胡厚宣评论说,城子崖的新资料推动了殷墟的第四次发掘,为了兼探小屯四境,于是便有了小屯西边的四盘磨和东边后冈两个地点的发掘。

  后冈首次发掘的遗迹有龙山期白灰面、小屯期窖穴,遗物包括三个时期:仰韶期的陶石器,龙山期陶骨石器,小屯期陶石器及一块字骨,这是小屯之外首次发现字骨。此次发掘又因地方战事而被迫停止,当年秋天,梁思永奔赴山东城子崖。1931年10月,城子崖遗址第二次发掘,发掘者主要有梁思永和吴金鼎等。此次发掘的缘由是当年春天后冈遗址的发掘,发现了与城子崖大致相似的遗物,证明城子崖文化所及范围甚广,因此,有必要再次发掘以充实材料。而城子崖的第二次发掘,则又一次促进了后冈的第二次发掘。在1930—1931年两年时间里,城子崖与后冈两处遗址相继各发掘两次,互为因果与促进,相辅相成。梁思永往返于两个遗址之间,最终促成了后冈三叠层的发现与辨识。

......

原文链接

分  享:
中国考古博物馆 (中国历史文化展示中心)
pic_home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