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阿凡纳羡沃考古文化与孔雀河青铜时代考古遗存
作者:王炳华 王路力 来源:《西域研究》2016年第4期 时间:2021.10.14

  内容提要:近些年,太多的文章宣称,孔雀河近年发现、发掘的青铜时代古墓沟、小河遗存,与俄罗斯南西伯利亚境内的阿凡纳羡沃考古文化存在关联,受其影响、得其传承。阿凡纳羡沃考古文化遗存,是俄罗斯学者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工作成果,是公元前3000年后期至公元前2000年间的考古遗存。主要分布在叶尼塞河中游米努辛斯克盆地内,前后共发掘4~5处墓地80座墓葬。主要特征是土葬、仰身屈肢,随葬物主要为手制蛋形尖底陶器,器表饰杉叶纹。这些基本特点,与古墓沟、小河墓地并无共同点。本文检视了相关考古资料,认为它们是“同一类型考古文化”的结论,难以成立。奠基在这一基础之上,有关小河、古墓沟干尸的民族身份的“假说”,自然也难以凭信。

  新疆的古墓沟和小河墓地是罗布淖尔荒原孔雀河流域的青铜时代遗存,时间为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500前后,因为出土了保存相当完好的具有古欧洲人种形象的干尸,引发学术界广泛关注。

  面对相关遗存,1986年,对于吐火罗语研究关注较多的学者提出“假说”:这些古欧洲人干尸,有可能是在印欧语发展中迷失不知所踪的操吐火罗语的人群,在这批欧罗巴人南下塔里木盆地过程中,与俄罗斯南西伯利亚米努辛斯克盆地所见阿凡纳羡沃考古文化存在关联。换句话说,阿凡纳羡沃考古文化是这批所谓吐火罗人东走南下过程中的遗迹。去今4000年的欧洲人遗骸,与印欧语西支吐火罗语在差不多时段内迷失不知所踪的悬念,确实可以引发许多联想。最初提出的这一“假说”,也给印欧语研究学界关于印欧人之起源、迁徙和吐火罗语的迷失、走向等问题长期无解的“现状”,提出了一个新的说法;加之还可以与一个多世纪以来德国语言学家力倡的、新疆天山南麓焉耆、高昌王国5~8世纪出现过的所谓吐火罗语A、龟兹王国出现过的吐火罗语B相呼应,因此,相关“假说”一经提出,引起的有关学术呼应是不少的。在1996年4月举办的“中亚东部青铜器和铁器时代民族”国际学术讨论会,对于新疆干尸“与吐火罗人和吐火罗语有某种渊源关系……这一看法,在会议上得到普遍赞同”。后来亦有学者进一步明确提出:塔里木所见古尸,就是印欧语西支的“吐火罗人”。同样观点,在2010年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召开的《重构丝绸之路》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得到进一步阐释宣扬。这一立足于假说的,相关塔里木盆地历史文化的研究“结论”,在很多方面都难以得到考古材料的确认,因此有必要就此问题再做讨论。

  将新疆孔雀河流域所见古尸与阿凡纳羡沃考古文化关联,进而推演成印欧语西支吐火罗人进入塔里木盆地,看上去是比较直观地说明了这一逻辑链条的存在,但是在这一“吐火罗”假说链条中,有一点不能忽视:关于金石并用时段的阿凡纳羡沃考古遗存,究竟有怎样的个性?据什么说它和孔雀河青铜时代文化有一致的特点?这一重要的考古学根据,在不少力主此说的知名学者笔下,均少见具体分析,即使稍有涉及,也都语焉不详,少见细节的说明。笔者认为这是个在考古学文化上根本难以成立的结论。

  ……

原文链接

分  享:
中国考古博物馆 (中国历史文化展示中心)
pic_home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