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商周器物中被“神话”的野生动物及相关问题
作者:王林 纪倩男 来源:《文物天地》2021年第8期 时间:2021.09.23

  一 商周器物与野生动物形态特征对比

  商周器物造型和纹饰中常见诸多动物形象,其中部分动物形象因艺术手法夸张且原型在现实中不常见或很少见,往往被赋予神话的色彩,被认为是上古“神兽”。为便于对比,本文选取几件特征比较明显的商周器物为研究对象,将它们与现实存在的野生动物特征进行对比。

  (一)殷墟玉龙与大猫

  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和象征,现代龙的形态是中华文明长期发展和融合的复合产物,源自古人对自然的长期观察、认知和崇拜。不同时期的创造者将所崇拜的图腾加以融合,经过长期演变最终形成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龙”。关于龙的原型已经有许多专家和学者进行过考证,主流观点有鳄鱼、蛇、熊、蚕、胚胎、猪、闪电、马等。以上观点分别从文献记载、历史传说甚至外形特征等不同角度进行分析研究得出结论。但现代“龙”本身就是历史文化发展的复合产物,各个时期对“龙”的崇拜和理解各有不同,认为“龙”的原型就是某个特定的动物或自然现象,这种观点似乎有些片面。所以,本文仅以殷墟出土的玉龙为例,去探讨商代“龙”的原型。

  商代“龙”形象最具代表的器物当属1976年殷墟妇好墓出土的一批玉龙,其中礼器用途的玉璜12件、玉玦14件,装饰品用途的玉龙9件,共计35件。这批玉龙也被学术界公认为中国最早的龙的形象之一。在这批玉龙中,有一件器物并不似龙形玉玦一样备受学术界关注,但却是解决殷墟“龙”原型的关键,这就是标本编号为354的玉器“龙与怪鸟”(图一:1)。《殷墟妇好墓》对这件器物的描述是:“为一龙与怪鸟的形象,颇似怪鸟负龙升天的画面。怪鸟作站立状,圆眼尖嗓,头上两角,短尾足,爪下有座,上刻云纹,可能象征云彩。鸟背上驮着一龙,龙身上竖,尾尖内卷,张口一角。”报告中的描述完全将这件器物进行了神话艺术加工。实际上,这件器物是商代人对野生动物进行详细观察后所刻画的一个小型生态捕食链,即猫科动物捕食鸟类、鸟类捕食鱼。这种刻画这并非孤例,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旅盘(图一:2)、台北故宫蟠龙纹盘等商代晚期青铜盘内均刻有所谓的“龙(虎)鸟鱼”纹,三个纹饰为一组,颇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意。鱼、鸟纹饰一般没有争议,唯不确定的是鸟后的纹饰,一说是龙纹,一说是虎纹。从旅盘刻画的形象来看似乎更接近虎的样子,准确来说应当是似虎的猫科动物更为恰当。

  在自然界,猫科动物喜好的食物各有不同,但大多数猫科动物都有捕鸟的天赋,例如虎猫(图一:3)、狞猫、云豹等,城市里我们还时常能见到流浪或家养猫捕杀麻雀、鸡等。至于鸟类捕鱼则更为常见,除了最常见的各种游禽、涉禽捕食鱼类外,包括猫头鹰、鹗(图一:4)等在内的鸟类也多捕鱼为食。简单了解了猫科动物的生活习性后,再看玉器“龙与怪鸟”,“龙”尾上翘不过是猫科动物跳跃捕食时的一种活动形态,头上所谓的“角”实际上是猫科动物耳朵的侧面,后肢可能因为玉料、造型、工艺等缘故进行了简化。整件器物生动自然,反映了商人对野生动物生活习性细致入微的观察。

  在殷墟妇好墓35件玉龙中,能清晰辨认出张口尖牙虎首状的玉龙共计28件,我们不妨大胆推测一下,殷墟出土的大部分所谓“玉龙”可能并非传说中的“龙”,而是各种猫科动物。除玉龙外,妇好墓中还出土了许多玉虎,对比玉龙和玉虎,二者皆呈张口尖牙状,最大的区别就是足,玉虎一般是四足,玉龙则有无足、一足、两足等,推测玉龙足部的刻画极有可能是不同匠人根据自身加工技艺、动物的不同活动形态、玉料限制和玉器用途等进行的二次加工创造,与现实有所差异,例如龙形玉玦可能刻画的是猫科动物蜷缩时的状态,所以一般呈无足或一足前伸。故此,殷墟玉龙和玉虎应当都是以猫科动物为原型,而并非鳄鱼、蛇、熊等其他传说中“龙”的原型。

  殷墟玉龙身上常见有菱形纹、三角纹、云纹等纹饰,或许也源自猫科动物。以云豹为例(图一:5),云豹为猫科云豹属,是中国一级保护野生动物,主要分布于中国南部,延伸到印支、东南亚和印度次人陆。云豹得名源自其身体上的云状黑斑,这些云斑是它的天然伪装,与殷墟“玉龙”的菱形纹、云纹等纹饰对比极其相似。除此之外,“玉龙”纹饰还可能来源于商人对虎、豹、猎豹、薮猫、豹猫等其他猫科动物的长期观察,这些大猫身上也多见点状、块状、条状等斑纹,这些或都是商代“玉龙”纹饰的来源之一。

  ……

原文链接

分  享:
中国考古博物馆 (中国历史文化展示中心)
pic_home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