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白人到来前北美印第安人口之谜
作者:付成双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 时间:2021.08.02

  在哥伦布到达美洲以前,北美印第安各部落究竟有多少人口?欧洲殖民者自登上美洲大陆之时起,就一直试图弄清这一问题。由于史料的缺乏,历史学家无法找到相应数据,人类学、考古学、生物学、统计学等领域的学者由此介入。由于学术背景迥异,不同领域的学者运用的人口估算方法千差万别,因此得出的数字差别很大。

  人口数量逐渐增加

  自从印第安人踏上北美大陆以后,他们的人口数量就一直处于变动之中。在白令陆桥时代,到底有多少远古印第安人随着猎物的脚步到达北美大陆,学者们至今无法提供一个可靠数据。考虑到可获取食物的难度,最初的人口密度应该很低,每百平方英里可能仅有1人。因此,当时北美洲的总人数不会超过10万人。

  大约从公元前8000年起,印第安文化进入阿基亚克时期(Archaic Period)。这是印第安人从主要依靠猎捕大型动物向农业定居生活的过渡时期。随着气温逐渐上升和第四纪冰川消融,大片陆地变成草原,为各种小型食草动物提供了生存条件。因此,印第安人的食物来源趋于多样化。除了猎取较小的猎物外,他们还采集植物果实和种子、捕鱼等。随着食物日益丰富,印第安人的人口数量逐渐增加,很可能达到每百平方英里10人。

  大约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印第安人进入伍德兰时期(Woodland Period),定居农业的出现是这一时期最典型的标志。农业发展不仅为印第安人提供了稳定的食物来源,而且是其人口增加的重要因素。如果食物充足,一个部族在20年中就可以实现人口翻一番(正常情况下,人口的自然出生率会达到每年65‰)。假如按照这一几何级数增长,印第安人的人口可能会上升到一个天文数字。但是,这种情况并未真正发生。据估计,白人殖民者到来时,北美东部农业区的人口密度大约在每十平方英里5人左右;北美西部太平洋岸边的人口密度最大,其中,加利福尼亚的人口密度为每十平方英里超过5人,不列颠哥伦比亚达到10人;中部草原的人口密度较小,每十平方英里仅为2—3人,甚至更低。因此,北美大陆的印第安人口数量呈现两边高、中间低的特征。不过,虽然印第安人口的总体趋势是不断增加,但在一定时期内并不一定会持续增长。当遇到瘟疫、大规模战乱和食物短缺时,其人口可能在一定时间内下降。

  计算方法多种多样

  为了弄清楚北美印第安人在白人到来之前的准确数量,不同领域的学者根据自己的学术专长进行估算,并得出相应的人口数字。学者们使用的研究方法多种多样,也各有缺陷。

  第一种是纯粹的估计,即研究者单纯凭借个人经验和相关情况估算一个数字。因此,其准确性完全无从验证。

  第二种是数据加权。例如,根据某个部落的武士数量,按照所有成年男人都应该是武士这一惯例,并加权3倍,从而得出整个部落的人口数量。与此类似的可供加权数据,还有部落的房屋数量、独木舟数量、教徒数量等,借以推算该部落的人数。

  第三种是多重数据加权,即在第二种方法的基础上再次加权估算。由于经过了多次加权,所以该方法的可靠性受到质疑。

  第四种是对史料中的相关数据予以削减。有的研究者认为,殖民时代早期,白人士兵和传教士为了突出其战斗功绩或传教成就,有时故意夸大印第安人的数量。因此,这些研究者在使用此类史料时,往往对其数字进行压缩。但是,这种做法招来了对原始史料不尊重的质疑。

  第五种是传染病纠正法。有的研究者依据印第安人经历疫病后的余存人口数量,并按照瘟疫的致死率,估算白人到来之前的人口数量。

  第六种是人口密度法。自然条件基本相同的地区,应该具有大致相同的人口密度。因此,一些研究者根据已知地区的人口密度,推算其他地区的人口数量。

  第七种是根据某地可供利用的自然资源情况,估算当地可以支撑的人口数量。

  第八种是在第七种方法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可承载量计算法,即通过计算一个地区所有可以用作食物的资源总量,得出该地的人口数量。

  第九种是人口消减比例法。通过研究某些特定部落,得出白人到来后印第安人数量减少的比例常数,然后倒推白人到来之前的人口数量。不过,其缺陷是随机性较大,有的学者认为这个常数是5:1,有的学者则认为是25:1。

  第十种是考古学方法,即通过考古发掘的印第安人遗址来估算总体的人口数量。此法虽被寄予厚望,但由于考古发掘的资料非常有限,其结果并不理想。

  第十一种是数学推演法,即通过对比不同时期人口统计数字的差别,推算此前人口的数量。

  学者们对美洲土著人口的估计,不仅受到计算方法的影响,还受到时代、立场与动机等因素的制约。例如,19世纪中期,著名画家、作家和旅行家乔治·卡特林(George Catlin)对印第安人较为同情,他对印第安人口数量的估计就偏高。而到了19世纪末,美国主流社会对印第安人的未来普遍持有悲观看法,因而对印第安人口数量的估计就偏低。例如,1894年,美国人口调查局的报告认为,在白人到来之前,美国境内的印第安人“不会超过50万人”。

  估算数量众说纷纭

  1910年,美国史密森学会的人类学家詹姆斯·穆尼(James Mooney)根据对北美印第安各主要部落的综合考察,认为其总人口是114.8万人。1928年,他又将这一数字调整为115.3万人。1939年,人类学家阿尔弗雷德·克鲁伯(Alfred Kroeber)则估计为84万人左右。穆尼和克鲁伯作为严谨的学者,他们对北美印第安人口的估计长期被认为是最可信的数字。但是,穆尼估计的数字并不是1492年哥伦布到来之前的土著人口数量,而是17世纪甚至18世纪以后白人到来前北美西部一些部落的人口数量。因此,他估计的数字明显偏低。史密森学会的另一位学者道格拉斯·尤布雷克(Douglas Ubelaker)对穆尼的数字进行了重新估计,认为北美印第安人应该有217万人。1988年,他又把这一数字下调到189.4万。

  1966年,考古学家亨利·多宾斯(Henry Dobyns)根据他对美洲印第安人死亡率的研究,估算出1492年美洲土著人口大约为9000万—1.13亿,而墨西哥以北地区的土著人口为980万—1225万。1983年,他根据新的研究,进一步把北美土著人口的数量提高到1800万。多宾斯之所以做出如此巨大的人口估算,根本原因在于他所依据的北美印第安人口最低点的基数偏大,对疾病致死率的估计也偏高。另外,他在1983年的上述研究中,参考马尔萨斯的相关理论,运用单位面积的人口承载率,估算白人到来之前的北美土著人口数量,从而得出了1800万这一惊人数字。

  1976年,威廉·德内文(William M. Denevan)认为,美洲土著人口总数以5730万为基点,上下浮动25%,即4300万—7200万,其中,北美人口总数大约为440万人。1987年,拉塞尔·索恩顿(Russell Thornton)结合上述学者的研究,认为白人到来之时美洲大陆的土著居民有7200万人左右,其中北美大陆约为700万人。

  1992年,哥伦布航行美洲500周年庆典结束以后,学术界对印第安人口问题的兴趣迅速衰退。由于史料的缺乏和计算方法的缺陷,我们也许永远无法知晓白人到来以前印第安人口的确切数据。从一定意义上说,有多少学者对这一问题感兴趣,可能就有多少种答案。

  依然面临不公正待遇

  无论是按照亨利·多宾斯估算的最高数字1800万人,还是道格拉斯·尤布雷克修正后的最低数字189.4万人,北美印第安人在白人到来后都经历了一场人口劫难。在白人带来的瘟疫、战争、酒水以及各种各样的打击面前,北美印第安人口数量日渐萎缩。到19世纪末,随着西进运动结束,美国48个州的印第安人口数量下降到历史最低点,只剩下25万人左右。而北纬49度线以北,印第安人从最初的200万人(估算数字)下降到12.5万人左右。在与白人接触的4个世纪中,整个北美大陆的印第安人丧失了90%以上的人口和土地。截至19世纪末,北美印第安各部落仅剩下37万人左右,被驱赶到数百个贫瘠落后的保留地中苟延残喘,欧美主流社会普遍预测他们面临着即将消亡的命运。

  然而,北美印第安人并没有走向灭绝。随着白人与印第安人之间武装冲突的结束和医疗卫生条件的逐渐改善,各部落的人口开始缓慢增加。到1933年,美国印第安人已经上升到33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和加拿大开始推行印第安人重新安置计划。印第安人大量离开保留地,到城市中就业。到1970年,美国印第安人达到763594人,其中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口为340367人。20世纪末,美国和加拿大印第安人达到500万左右。

  无论在印第安人与白人接触前还是接触后,人口变化都是其社会、经济、文化变动的风向标。时至今日,虽然北美印第安人在民族自治道路上取得了巨大进步,但是对于他们在5个世纪中经历的苦难,我们却不能简单地视之为进步的代价而轻轻抹去。当前,美国和加拿大社会依然流行着对有色族裔的歧视,不少印第安保留地仍然处于贫困状态,许多印第安部落与政府之间的谈判至今未能达成协议。这一切都表明,北美主流社会在纠正对包括印第安人在内的有色族裔的不公正待遇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付成双 南开大学世界近现代史研究中心教授、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南开大学优秀青年学科带头人)

分  享:
中国考古博物馆 (中国历史文化展示中心)
pic_home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