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构建中华思想史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派
——关于研究编撰中华思想通史的若干问题
作者:王伟光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19年第11期 时间:2020.03.25

  摘要:构建中华思想史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派,是中华思想史研究的一项重要任务。必须站在时代高度,把握时代主题,梳理、提炼中华优秀思想的脉络和精华;一以贯之地把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贯穿到中华思想史研究的全过程。必须始终坚持从社会存在出发的原则,实现思想史与社会史相结合;坚持从人民立场出发的原则,书写人民思想史;坚持从占统治地位思想出发的原则,提炼主流意识形态脉络和线索;坚持从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出发的原则,把思想史人物及其思想成果放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研究;坚持从思想斗争史出发的原则,梳理中华思想对立与斗争、借鉴与融合的主线索。既要继承传统更要勇于创新,既要立足中国又要放眼世界,从主流意识形态的视角,挖掘出蕴含在中华优秀传统思想中的主流精华,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实服务。

  关键词:中华思想史; 当代中国; 马克思主义学派;

  中国社会科学院2014年10月启动大型科研项目——《中华思想通史》(以下简称《通史》)编撰工程。这是一项重头精品学术创新工程,上溯远古、下迄当今,其目的就是通过研究编撰中华思想史,构建中华思想史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派,全面揭示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思想变迁发展历程,挖掘、总结、概括、弘扬中华优秀思想的精髓要义和核心基因,揭示中华民族一脉相承、一以贯之的优秀思想的源与流,展现支撑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奋发图强的思想源泉、精神动力和道德遵循,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无愧于历史和时代的思想贡献。

  一、站在时代高度,把握时代主题,梳理、提炼中华优秀思想的脉络和精华

  纵观人类思想发展史,一切划时代的思想都在于它回应了那个时代最迫切的问题。正如马克思所说,“问题是时代的格言,是表现时代自己内心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1】时代、时代问题、主流意识形态,这是研究思想史必须搞清楚的三个关键词。任何思想都是时代的产物,都是根据时代需要对重大时代问题的理论应答。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任何占统治地位的思想都是回答该时代问题的主流意识形态。研究一定历史条件下的思想成果,全面阐释其价值意义与精神实质,必须首先搞清楚该思想成果之所以能够形成的时代条件,搞清楚它回答了什么样的时代问题,与之相对立的思想是什么,必须把该思想成果放在一定的时代背景下来认识。

  思想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同时又受到一定时代历史条件的制约。一切思想都是历史的、具体的,从来不存在什么抽象的、超历史的、超时代的、永恒不变的思想。思想变化的原因,归根结底要到历史时代的物质生产方式的变化中去寻找。时代的变迁,社会形态的更替,决定着观念的转变和新思想的形成,研究编撰《通史》一定要遵循这样一个逻辑。

  研究编撰《通史》,创建中华思想史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派,不仅要了解大的历史时代背景,还要了解今天中国处在一个什么历史方位上。只有从世界所处大的历史时代和中国所处历史方位两个角度,才能真正吃透研究中华思想史的意义与价值,才能搞清楚中华思想史“源”自何方、“流”向何处,梳理出其发展逻辑与实质要义。

  第一,站在马克思主义时代观的高度,研究编撰中华思想史。

  研究编撰《通史》,创建中华思想史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派,从事这样一项学术创新的大工程,应当搞清楚当下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面临着什么样的时代问题,怎样站在时代的高度梳理、总结、概括中华思想史的脉络和精粹。

  习近平同志2017年9月29日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指出:“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依然是科学真理。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这是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保持坚定信心、对社会主义保持必胜信念的科学依据。”【2】从历史时代的根本性质和社会形态发展的历史进程来判断,我们现在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占统治地位的历史时代。从世界范围来看,现在仍然是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占主导地位,但又是经过社会主义社会过渡,最终取代资本主义社会而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的历史时代,在该历史时代充满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两种制度、两个力量的博弈,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时代观的科学判断。必须从这样的时代观出发,认清每一历史时代的时代精神的历史价值、现实意义和发展逻辑。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至今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在阶级对立中运动的,而这种对立在不同的时代具有不同的形式。”“但是,不管阶级对立具有什么样的形式,社会上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剥削却是过去各个世纪所共有的事实。因此,毫不奇怪,各个世纪的社会意识,尽管形形色色、千差万别,总是在某些共同的形式中运动的,这些形式,这些意识形式,只有当阶级对立完全消失的时候才会完全消失。”【3】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思想,社会思想反映并反作用于社会存在。阶级社会的社会思想是该社会的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意识形态反映。在中国封建社会历史时代,通过农民起义所反映出来的农民阶级代表人物的主张与封建地主阶级代表人物的主张反映着阶级之间的思想分歧与斗争。在资本主义社会历史时代,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必然反映在意识形态领域,表现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思想的斗争。毛泽东同志鲜明地指出:“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4】两种世界观的斗争就是资本主义社会历史时代阶级之间的思想斗争。列宁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明确教导我们:“马克思主义提供了一条指导性的线索,使我们能在这种看来扑朔迷离、一团混乱的状态中发现规律性。这条线索就是阶级斗争的理论。”【5】只有遵循马克思主义时代观的基本原则,站在马克思主义关于历史时代科学判断的高度,学会运用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研究中国历史上的思想演变,探寻中国历史上每一个大的历史时代占统治地位的主流思想,梳理出该历史时代的思想斗争史,才能深刻把握研究《通史》的意义和价值,才能编撰出无愧于时代的中华思想史力作。

  第二,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视域出发,创新研究中华思想史。

  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史上、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也具有重大意义。”【6】研究中华思想史,不仅要从大的历史时代背景下来考量,也要从大的历史时代条件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背景下来考量,换言之,要从国际和国内两个历史视角来认识中华思想发展史。只有站在大的历史时代背景下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特定历史方位上观察研究,才能科学确定中华思想史的学科定位和学术特色。只有站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断的大的历史时代的广阔视野上,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特定角度上,将两种观察角度结合起来,才能牢牢把握中华思想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才能充分认清源远流长的中华思想的伟大意义,才能深刻理解研究中华思想史的历史和现实价值。

  第三,为中华思想发展理出一条清晰、明确的脉络和主线,挖掘和弘扬中华思想的精华。

  结合大的历史时代和当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新时代的特征,实现中华优秀传统思想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服务,是研究编撰《通史》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思想是对历史与实践的深刻把握、理论反映和精神传承。与人类社会发展史相一致,人类思想史是人类历史的记忆与精粹。认知当今现实,必须学习历史,学习历史理应学习思想史,研究历史必须研究思想史。“推古验今,所以不惑。先揆后度,所以应卒。”【7】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及其思想史,就不能全面把握当代中国的社会现状,不能全面把握当代中华民族的初心和理想,不能全面把握中国人民选择的发展道路和时代任务。

分  享:
中国考古博物馆 (中国历史文化展示中心)
pic_home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