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做学问应有世界眼光
作者:黄中模 来源:《光明日报》2021年6月7日第13版 时间:2021.06.11

  三位博士的论述对本人有很大的启发。首先,三位博士对中国和外国历史上的屈原否定论的研究比前人更深一步。比如,翟新明博士在梳理屈原否定论的历史发展时,收集了从古代至现代许笃仁、到台湾、甚至到美国哈佛大学的材料,同时又有新的发现,是比较深入的。其次,王志翔博士对屈原否定论主要论点的产生和发展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把它归纳为几个阶段,同时对汉代文献、时代原因、疑古风潮、研究方法等都有比较深入的考究。最后,陈静博士对屈原否定论产生的原因,比如评论不准确、无中生有、主观臆断等这些看法都是比较全面和深入的。2017年光明日报《文学遗产》版,发表了批判某位台湾教授的文章,有深刻的原因,翟新明博士深入发掘了台湾屈原否定论的发展历史。这些论述与材料很有新意。

  抗战期间曾发生对关于否定屈原问题的批判。当时除了廖平和胡适否定屈原外,投降派也在否定屈原。郭沫若先生就提出要用屈原爱国精神来鼓舞抗战,因此创作了历史剧《屈原》,引起很大轰动。当时重庆报刊上刊载了关于屈原的唱和诗一百多首,影响可见一斑。1942年他还专门写了《屈原研究》,批驳否定屈原的谬论。

  1981年,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编的《文学研究动态》上发表了日本学者铃木修次教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导论--《论中国文学各时期的特性》,认为没有屈原其人,《楚辞》也不是屈原所作,引起了我的重视。于是我就申请到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前身之一)姜亮夫先生那儿去进修。他对我写的《屈原问题论证史稿》初稿很感兴趣,并给我提供了很多材料,如何天行、丁迪豪、卫聚贤等的资料。

  后来,我又在萧兵教授和湖北大学张国光先生的帮助下,收到了稻畑耕一郎教授、三泽玲尔先生和铃木修次教授否定屈原的相关文章,并由我校外语系韩基国教授翻译。经过多方面周折,我们联系上了这几位学者,他们回复说翻译得很好,也非常赞成论争并同意发表翻译文章。因此《重庆师范学院学报》1983年10月第4期发表了上述日本学者的文章和我们批驳他们屈原否定论的两篇文章。

  1984年四川师范大学要开屈原问题学术讨论会,批驳日本学者的屈原否定论。会后,《成都晚报》用一整版的篇幅刊载了多篇批驳中外屈原否定论的诗文。但当时刚刚改革开放,我们投到其他刊物的论文,没有一家敢于发表。最终是光明日报在1984年6月19日的《文学遗产》发表了一篇报道,标题是《成都屈原讨论会批驳屈原否定论》,肯定了《成都晚报》批驳屈原否定论的文章和我校学报刊发的文章。同年下半年,相关文章才得以大范围发表,到1985年就发表了40多篇批驳屈原否定论的文章。

  当时有人指责我们只抓着三泽等几个“小卒”批驳是小题大做。于是我们广泛收集,得到了冈村繁教授的文章。冈村繁是鼎鼎有名的日本九州大学的教授,还曾经来中国讲学。他认为“屈原仅止于是一位忠臣”,《楚辞》是后人集中附加到屈原身上的,这篇文章引起了学界的重视,对冈村的谬论作了批驳。此外,韩基国教授收集到立命馆大学著名教授白川静否定屈原的文章,他认为屈原是巫头子,《楚辞》就是巫系文学,都是群巫所作,于是我也写了批驳白川静的文章。

  当然,对日本否定屈原的学者,我们要批驳,同时也要发掘支持我们批驳屈原否定论的日本学者。1991年,在岳阳召开了全国屈原学术讨论会,邀请了日本学者竹治贞夫。竹治贞夫是日本德岛大学教授,他肯定我们批驳屈原否定论,他本人也批驳了白川静的谬论。其后,我们又找到日本国学院大学教授、汉文学会会长藤野岩友教授写的《巫系文学论》,书中批驳了白川静和冈村繁的观点。这样我们就找到了两位日本著名教授批驳屈原否定论的著作。

  当然,上述论争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例如对日本的很多材料未能充分发掘,同时,我们对台湾地区的屈原否定论也还没有深入研究。在场的博士们能够把它深入研究下去,很好。要把眼光放在世界范围内去发掘材料,继续深入研究下去。

分  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