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湖北省博物馆馆长的“抗疫日记”
作者:李韵 来源:《光明日报》2020年3月18日 时间:2020.03.18
 
吕佳欢每天两次对馆区各个角落进行消毒。熊波摄/光明图片

  3月17日8:22,记者如约收到了湖北省博物馆馆长方勤发来的“抗疫日记”。

  春节刚过,记者就通过微信联系采访,但方勤说:“这几天正吃劲,过几天吧。”然而,这“劲儿”一直“吃”着,始终没松下来。偶然间记者发现他在写工作日记,于是约定,“我一直在线,想到什么、得空儿就发给我几句”,太忙、太累,就把自己的“抗疫日记”发过来。

  这本日记是从1月21日开始写的,有时上千字,少的只有两句话,都是大白话,可从字里行间里,透露出的是博物馆人的责任与担当。

  “她病了,我无安”

  “封馆××天,真不容易!

  进入‘临期战时机制’微信群,安好!”

  这是方勤日记固定不变的开头。有几天已累到不想写日记,但仍是写了这两句,因为这是他最牵挂的事儿。

  自1月23日闭馆,湖北省博物馆便建立了“临期战时机制”微信群,由馆长和在馆内执守的负责人组成。“馆所领导正常。办公室正常。史前考古部一切正常。社教部一切安好……”每天上午,23个部门在微信群接龙汇报各自情况,报平安。看到全部都安好,方勤才踏实一些。3月2日,他告诉我:“今天有个好消息”,科技考古部的一位同事,疑似病例,“今天解除。整整观察14天,我们也担心了14天!”

  封馆是从1月27日开始的,不能进出,75位工作人员吃住全在馆中,被大家称作“七十五勇士”。封馆之初,方勤由于此前参加的一个会议中有确诊病例,只能在家隔离,不能进馆。他就让同事每天早上发送馆里的情况照片,“看了馆区现场发来的图,心安。”他在日记里写道。待14天隔离期一到,他立刻逆行进馆,与值守的同事们并肩作战,成了第76位。之后的日记里,第一句就加了“我进馆封闭××天”。

  但是他一直都没对外说自己封在馆区,“不然问候的人会很多。我要安心抗击疫情!”他说。

  方勤每天都要看三个数据:全国、湖北和武汉的病例数,馆区值守人员是否安好,馆里下沉社区的党员是否安好。他说自己的心总是静不下来,“看到新增病例增高了,心就一紧,下降了,就高兴。甚至天气好一点,心里也高兴些。不是说病毒怕太阳么。”“开始下雪了,天气冷,不利于抗击疫情,隐隐让人不安。”他在2月10日的日记里写道:“各省市对口支援16个市州方案出来了,感谢全国人民。尽管这个城市有许多我们不满意的地方,但我们感觉与这个城市患难与共:她病了,我无安!”

  “我们是一家人”

  疫情来得太突然,让人猝不及防,什么都缺。

  为了保护好馆里执守人员,在武汉实在买不到口罩的情况下,1月23日20:56,方勤在微信群中发出了求助信息:“真的求援了!”

  1月24日13:16,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发来消息,“捐赠的4000只口罩今天寄出”。27日,国家博物馆捐赠5000只口罩。在收到方勤发去的感谢信后,国博馆长王春法回信道:“不客气。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们在一线作战,国博除了道义上的声援外,也应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一些物质支援!话不多,情义在;东西不多,心意在。全国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29日,上海博物馆的第二批2000只医用口罩运到了。2月2日,国家文物局支援的84消毒水到了。

  2月4日,“台湾佛光山艺术馆馆长如常法师问候,并通过佛光山下属的佛光祖庭大觉寺给我们捐赠600只口罩。台湾的历史博物馆同仁陈勇诚先生也发来问候。有来自台湾的问候,心里还是感觉不一样,暖暖的!经过贵州博物馆馆长陈顺祥牵线,深圳华图测控公司总经理给馆里捐赠300只口罩,向他们的义举致敬。”还有“浙江自然博物馆、北京清尚展览公司也给我们捐赠了口罩,却做好事不留名。”3月15日,湖北博物馆统计了捐赠物资情况。方勤在日记里写“兄弟馆基本都伸手了,感动感激:你让我们不孤单!”

  感谢之余,湖北省博物馆也将这份爱传递了下去。2月3日,当时的武汉市文博单位物资奇缺。他们决定将国家文物局和国家博物馆支援的物资分一部分给武汉市:84消毒水10桶、消毒片5000片、连花清瘟胶囊160盒。此后,又从自己并不充裕的物资中分出一部分,陆续支援湖北尤其是武汉的兄弟单位。比如,给辛亥革命纪念馆500只口罩,3桶84消毒液,60盒连花清瘟胶囊,还给黄冈地区分了300只口罩,2桶84消毒液,30盒连花清瘟胶囊。在“战备”物资极度缺乏的当时,这些数字真真切切地诠释了什么是“我们是一家人”。

  支援自始至终都在进行,从最初的抗疫物资,到后来的日用品、食品,全国的文博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湖北的抗疫注入能量。就在记者写稿过程中,方勤又发来消息,海南博物馆捐赠的20吨水果蔬菜发车了,17号晚上10点左右到武汉。方勤有些激动地说:“他们是开车送来的。你不知道这有多难呀!司机到达卸货后,需要在武汉隔离14天才能回家,回到海南还得隔离14天。但海南博物馆的陈江馆长还是坚持要送。”他发来的小视频中,一辆8轮的重型卡车载着海南省博物馆沉甸甸的心意出发了。琼博的同行们齐声高呼:“武汉加油!”陈江在给湖北省博物馆的信中说:“君住长江头,我居南海中,无百川之流,岂有南海之大。”他说送去这些果蔬“以表两馆兄弟之谊与琼鄂文博界一条心”。

  “不一样的岗位,一样的坚守”

  3月4日,网上传一张照片,是“钻石公主”号游轮的船长,最后一个下船。方勤很有感触。他说:“是啊,你是船长,就得最后一个下船,这是职业操守。”文博人又何尝不是呢!原本今年约好和妻儿一起陪老母亲去乡下过春节。那是母亲的老家,很长时间没回去了。然而,方勤失约了,他得跟博物馆在一起。

  其实,对家人说对不起的,何止方勤。

  徐勇,一位上有老下有小的武汉人,“七十五勇士”中的非党员。1月26日下午,博物馆领导班子决定要执行完全意义的封馆。唯一的障碍就是,设备楼有个岗位原本是由三个人轮流值班的,但若实施封馆就必须有一个人长驻馆区。原岗的三位职工确有困难。获悉此事,徐勇主动站了出来。于是1月27日,湖北省博物馆进入战时封馆期。

  徐勇的这个决定并没跟家里人商量,回家整理行李时只说是馆里安排的。“你是骗了家人?”记者问。电话那头,徐勇有点尴尬:“因为我知道,老人和妻子一定会反对。不过后来我跟他们道歉了,他们慢慢也理解了。”徐勇的妻子在物业工作,每天也是在小区忙防控,有时会无暇顾及家里。在一次与家人的视频中,他对18岁的儿子说:“老爸回不去,家里的事要帮着做一点儿。”而儿子好像一夜之间成长了。以往不怎么做家务的儿子,竟然可以做些简单的饭菜,帮着照顾奶奶了。“儿子长大了,成熟了,这是我最欣慰的。”徐勇说。

  湖北省博物馆保安队,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国宝卫士”。罗国萍,把家安在武汉的孝感人,已经当了15年国宝卫士。这次封馆,作为大队长,他当仁不让留在馆区。除了做好安保的本职工作,他还在储备物资短缺的情况下,竭尽全力解决执守人员的后勤保障,从基本的油盐酱醋,到后来的洗漱用品等,彻底解决了大家的后顾之忧。而面对家人每每问及的“什么时候能回家呀”,他心存愧意,总是说“我挺好的,放心吧”。他告诉记者,每当看到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和志愿者,都极为佩服。“虽然我们和他们岗位不同,但大家是一样的坚守,一样的初心。”记者还想再了解一些他的情况,他却坚持:“还是多写写兄弟们吧。”

  吕佳欢,湖北省博物馆保安队特勤中队长。从2015年入职以来,多年的春节,他都放弃休假,把与家人团聚的机会留给其他队员。2020年春节前夕,父亲从云南老家打来电话,母亲因病住院,特别希望儿子能回家。然而,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吕佳欢选择了留守武汉。之后,两天的电话沟通中,他不知说了多少遍对不起。最终,父母理解了儿子的选择。在封馆的日子里,他每天背着这只40斤重的喷雾器,上下午各一次,走遍馆区的每个角落严格消毒。累,一圈走下来,汗水浸湿了内衣;呛,强烈的消毒水气味刺激得口鼻难受,但他一直坚持着。他说:“我们无畏无惧,坚守岗位,因为我们是强大的国宝卫士!”

  “我们去拥抱春天”

  “病毒快快散去,还我一个鲜花烂漫的江城!”方勤在3月8日的日记里写道。

  3月16日,封馆第50天,抑制不住的兴奋之情从日记中涌出来。

  “今天公布新增4例!太好了,连续5天个位数!从8例到5例到连续3天4例,看来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23日封城,到1月27日封馆,迄今封馆50天了!武汉市封城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湖北省博物馆封馆恐怕在博物馆历史上没有的,整整50天!而这50天是历经了恐慌、坚毅、平静的过程。今天,抗疫取得了阶段性成果,通过50天完全封闭,我们平安地度过来了。而现在局势明显好转,人们已经在为迎接新阶段的到来作准备,通过办理绿色健康码等办法,开始有序通行。湖北以外其他省份开始有序地复工,湖北省除武汉市外多日0增长,有的市县在开始有序地解封,春天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可以说,这个不许任何人进来与出去的完全封馆模式,也该结束了。随着局势好转,我们通过绿色健康码等加强管理,完全可以做到疫情防控与博物馆值守两不误了!

  所以,我宣布,湖北省博物馆封馆50天历史结束了!我也跟大家一起度过了难忘的33天!

  我们将去迎接新的篇章!拥抱春天的到来!”

  (本报北京3月17日电 本报记者 李韵)

 
分  享:
中国考古博物馆 (中国历史文化展示中心)
pic_home3.jpg